凡尘里,山水间__大正再次配套滁州康佳电子方舟医院热水设备记事

发布日期:2022-12-07  浏览次数: 244

此刻,徜徉于琅琊山幽深秀美的山林与宁静透亮的溪水之间,我的心情也是享乐的,怡然自得的。这种"乐于山水间",与一千年前"醉翁"欧阳修借山水之乐来排谴谪居生活的苦闷、既为陶醉于山水美景之中,又为陶醉于与民同乐之中是有区别的。吾之乐是乐在尘事里,乐在忙碌里的偷得半日闲。简单,无负累。

 亭.jpg

我意,全在山水。

此时,为十七日下午。

__今日上午,又带小王将昨天完成的滁州原康佳电子方舟医院东北侧、西北侧及南侧三套空气能热水设备管道保温的一些未到位的细节完善了,又贴上管路走向、设备及电气开关功能标贴,收拾尽安装面工程垃圾,拍了几张照__暂时没什么可做的了,就等需方供电通水调试了。

中午回到酒店,我没想到用餐,就向随行的小王道:走!带你去爬山!!

......

 

十日上午十点多,对接南京青奥方舱医院的李兄弟又来电,称:老张,之前向你提过的徐州(实为滁州,我听错了)方舱医院项目你可打算搞?我建议你还是再拼一次。刚过去的青奥,你不是挺过来了,还挺好的。

__拿到一份中建八局三公司方面相关负责人签字的有关空气能热水设备的"物资需用计划表",我研究了下,三套系统,两套相同的供1050间病区使用,配置了四台制热量72kw热泵机组与一只10吨热水罐,另一套应该是供医护人员使用的由2台制热量为36kw配置一只3吨热水罐__原计划采用闭式承压热水。

技术,我没问题。甚么闭式开式!可既然想搞,工期又是吓死人的"三天",那就先从供货渠道上先入手,余下待定。

一通又一通电话,先是联系原设计的闭式承压水罐供应商,那种由特种设备生产商生产的压力容器厂家反馈过来了:没有现货,得7~10天!退而求之,那种非标的也能受压6~10kg的闭式不锈钢水箱,有货吧?__1~2天就要供货?开玩笑吧?不可能的----就是,也得等。

我放弃了循沿原设计的闭式系统采购及配套这一供货思路,向我的直接甲方王总提出:这个原设计是同行有预案、有计划提供,我们在短时间内肯定是没法实现采购并履约的,想介入,只能做开式系统!我能结合原设计,将原设计升级为实用、稳定的开式系统。

(关于眼下由某些品牌推行的闭式热水,与常用的开式系统优缺点,我想另案再论。我可以自信地表示:无论在系统节能、热水利用率、供水水温等诸方面稳定性上,我推的开式热水不会逊色哪一款闭式系统,成本上还更优于闭式)。

待我心中有定型的方案,并落于桌面,已是下午一点了。

先是向王总、再由王总向中建方提出方案的改变,并多次多方面解释了新方案即我提出的开式热水配置(加大水箱容积),分级加热,两级水箱间非水平式平衡连接等技术节点,到获得通过,再由于知道实为"滁州"而非"徐州"造成采购选型误差、再到最后方案落地,已是十号下午四点:我将热泵、水箱的供货渠道都落实到位并安排生产了:还是那个成功的供货时差:一天生产,二天内到位!

中建.jpg 

自接单后,我还重点地、多渠道联系现有人脉,努力实现由安徽或皖北或滁州本地的可调配的施工队伍来提供安装技术支持,至当晚八点半,暂定了由当地六名水暖熟练工负责安装。

幸运的是,晚上在一个亲友群里,就在滁州的一家上市企业工作的外甥女婿小仇在了解到我的此项目后,主动招乎我,我也顺势联系上他,并表达了寻求熟练技术安装队伍相助此项目安装的请求,他也爽快地答应了(第二天,就是十一号礼拜一下午三点,由小仇牵线上的其单位部门领导同意帮我安排几位持专业电力工程师证的师傅于十三日前来援手。我也终于一块石头落地:找有一定人脉关联的队伍,好管理,少出岔,也易纠错)。

感谢这位平时交流不多的晚辈的热忱相助!祝你事业顺达!万事遂意!!

__十号,是我从南京(跨市)回常州被执行的"3+11"居家隔离防疫政策的、在办公室打地铺的第三天,最后一天。精神还没完全恢复,我就又开启新一轮驰建方舱医院计划。

感谢王总的信任,又是一个对脾气的朋友,第一次认识便有了互信、诚实、高效的合作!

与刚过去的南京项目稍有不同,这次在我还没拿到预付款前,我便于十日下午完成了所有的配套物件采购计划,并落实下去----我相信了王总的次日、十一日上午十点前到账的承诺!

接下来的,我还是依自己的节奏,准确、有效地往下推进滁州康佳电子方舟医院热水项目落地。

十一日上午七点,我推开了被办公室所在社区安装了门磁的玻璃门,带上昨晚赶好的辅件清单,上仓库重新核实了待采购的数量,交待前来的小陈二人预制电箱、补水回水、增压泵这些备件的工作量,又驾车上机电城采购好所需管件阀门、电线电气等,复送到仓库(经落地的施工事实证明,依清单采购配置的辅件没有落下一个弯头,很齐全)。

上午十点多,回了趟家,将南京带回来的行李、换下的脏衣物丢下。

余下时间,就在密切跟进、关注水箱的生产进度,热泵的发货时间,并向王总及时通报我对此事的跟进与实施的进程。

__至十一日下午三时,热泵机组发车,并于次日一早,安全卸货;

__至十二日下午两时三十分,6只新建水箱装车出发;

(这两个大件的物流费都比无疫状态下涨了三倍,耗费一万一千一百伍十元!还是远超了预算)

__至十二日正午一点,我驾驶的全顺柴油车又塞满了一车预制好的辅件和材料,向南京毗邻的滁州出发。

先说我这一路,车辆两次因为启动电机老化熄火抛猫在仙人山服务区、在沪宁高速南京出口,而耽搁了两三个小时,又因为高速口疫情检查,所以原计划三四点到达成了泡影;在滁州南高速口还是因为疫情管控,我到达目的地滁州市琅琊区南谯中路的康佳电子的最终时间,已是当夜九点了。

与王总在夜色里匆匆见了第一面,又随中建该项目对接人沈工转了三个安装面,并特别询问并再次确定了十五日必须完工这一工期后,我承诺了:可以,但也提出"贵方的水电端口也要同期到位"这一要求。

是夜十一点多就近找了家酒店住下了。

再说另一路水箱的运输之路,虽不远兮,却漫漫“长”兮不能达!

两辆车于十二日下午四时多抵南京出口转滁州东高速口,直至十三时零晨四时三十分多才抵现场,五点半才由两位师傅自行将六只水箱箱卸车!

所以,180km,行程约十二三个小时!

都是疫情惹的祸!

祈愿病毒早日消除,人间重回太平顺畅!

十三日一早,天却不合时宜地下起了雨。也顾不上了。上午八点,我与随行的小王又寻视了两个大件物品不同存放点,盘算叉车运送到三个安装面路径(又是一个繁忙零乱的工地现场,数百上千的工人,不同的工种齐头并进,多种大型机械多点作业),你不找好时机踩好点,没有哪条通达的路径供你通行。

九点多,昨晚联系好的、先有两名外调的师傅前来,一同协作,有两个安装面的机器和水箱落位了。

南.jpg

上午十一点半了,雨却丝毫没有停歇的迹象,说是中雨却容易湿衣,还没法作业。两位师傅主动提出先回去了。

我也同意了,随后也回到酒店洗了个热水澡,便开始重新核算王总淮安的另一个学校项目成本。下午四点多,王总来电称,中建项目部纠责我们下午怎么没出工,说雨不是停了?我解释道,上午都弄了一身湿,怕弄感冒了,就先歇一歇,明天多上些人,争取三业面同时推进。我还反复坚持:甭看他们现在催我,过两天就轮到我催他们项目部(通水通电)了。王总也默认了我的说辞,称,我们先抢,待我们催他们,我们就有底气了。

__有了南京项目经验,我觉得我要把握施工的节奏,依自己的进度有条不紊地推进__南京项目,我没日没夜地抢,拼了半条命,准时在8号交付;后来到了12号,中建方一个负责人还来电问我这个那个:就是,方舱医院还未投入使用!

十四日上午九时,援手的队伍一行五人由一位朱工带队前来。我先指挥五人将东侧系统的四台75kw主机、两只10吨水箱分两排错落有致地就位,开始交待施工节点,需遵循的规范,便带五位其中的孔工、尤工二位到了南侧,我们四人将这边的两台36kw主机、两只3吨水箱摆放到位,并教他们安装水路。

说是简单,其实事无巨细,我都要参与。就拿这临时用电的取电处,你指望不了师傅们。而工地上每个人都各司其职,也没人会为你施以援手。南侧这边我转了一圈,向几位木工说了一大堆好话,才在他们用电的插板上填上余下的最后一个插孔,总算临时用上电了。 

(插话:我其实有七八十来年不来工地上动手干活了。但刚刚过去的南京项目,还有眼下,由不得你做这样的甩手掌柜。况且,我的“老手艺”也从来没丢掉过。除非是使蛮力我可能不能拼得过,象热熔、铺电、点焊、氧焊,我还都抡得开,效率还高,成品率也不低,赶得上或者远超一个熟练工----没办法,在一群非完全是同行的师傅面前,你这个大师傅得抢着动手。你着急。你的动手才能拉动工作效率,避免失误。所以,还是没办法。动手吧!张工。)

你在干活,这一上午的时间其实过得很快。南侧这边也才差不多做了不到两台主机的循环水路。我在饭后又转到东侧来看看这边的进度,我心凉了半截:才完成了一台主机的水路!

我马上提出疑问:三个人半上午才做了一台。那这个活要做到哪天?兄弟们,明天、十五号要完工的__我答应甲方的,最起码的,我们要将三套系统的水路弄完!

__师傅们平时在厂里只做些32以下的小口径管道热熔,而我们这个项目,主机循环管路管径以63为主,他们根本没做过,而且,说热熔器也不行,上不来温度!

__可现场有四把新买的热熔器,可以同时加热两把,轮换着用呀!

师傅们其实大多很卖力,他们缺的是操作技巧尤其是管路热熔的技巧:好比做主机循环管路,他们只会从水箱出水口开始做,装丝接,连阀门,接水泵,进机器,再出主机,安阀门,回水箱__师傅们都像剥萝卜一样剥一截吃一截,而不会变通,这样效率不高,有时中间有个环节有个尺寸把握不准,就又要调整,甚至返工:我平常都建议,将这个成套循环管路当作一个整体去细分成多个小块组件,譬如做循环进水,先取好这一路尺寸与管道走向,量好水泵进出口尺寸,做好水箱出口也就是水泵进口阀门,装好水泵两端接口,再将整个管路中余下需要连接的部位依节点依尺寸连接。这样的话,就快很多,而且要会统筹----多台相同的循环管路,你可以同时下多套同样规格的料,如此,工效就会提高很多。

再譬如,热熔管道,一人操工具、辅助裁料,一人拿材料热熔----热熔时你无须操之过急,温度不到你强行对接反而费力还不一定能熔牢。所以,只有把握好温度,且熔透了,对接时将两端连接管(件)持正持平,才会出作品......

中午时,我见忙碌的工地上短暂性平歇了些,通道可疏通供叉车行进。我找来王总和中建的另一个小伙,让他们协调叉车到位,将西侧的主机和水箱平移到位(昨天安装面堆满了杂物)。

到下午五点,东侧系统才免强完成了4台主机主循环管路。我在一次巡查中,又发现了一个较严重的问题:两只水箱与机器连接口对侧是连接两只水箱的法兰平衡接囗,这两只法兰接口不在一个水平线上,意味着没法对接。我急忙叫停这边的施工,依两水箱纵横两个方位都需平行放置这一标准来调整水箱方位,保证两法兰口水平一线,但法兰口对侧的已经做好的主机连接管尤其是球阀就被调变形了__暂时也没更好的办法了。就是担心连接管上的阀门丝接错位,待水箱注水后会漏水。这个是目前已知的调试前便存在的瑕疵。

东.jpg 

晚饭前,我再將所有师傅悉数调到西侧,配合叉车再一次将水箱及主机准确就位,机器四脚垫上减震器__这套系统也可以开始施工了。

我将基本完成了水路的南侧二师傅调到西侧,于晚饭后开始接管了。

下午下班时和带队朱工说好了,晚上得加班__中建方要我们至少做到夜里十二点,我且计划做到十点吧!明天还得继续,也不能拖太迟了。

可不到八点,天又淅淅沥沥下起了雨,起初还未在意,见手机上天气显示也没有雨,但雨却仍在下不停,还变大了。朱工提出休工,说下雨也干不了活。我也不能太免强,毕竟第一次打交道,又不是自己的队伍。

收拾收拾便也回到酒店。刚洗漱好不久,王总来电,好一通埋怨,称我们的人也太娇气了,一点雨就歇了,歇会就歇会,怎么还都跑回去了。这不,中建项目部的人又在责难他,说雨才下了会,早停了__只好听着,边安慰他,明天就见结果,到时间总归是我来催他们......

是日,微信记步也达到了32120步。

十五号这天出了点活:我让朱工安排二人先布东侧电路__上午基本完成;孔工一人并随我来的小王佐之,将东侧补水回水做到位,又让孔工焊接方管水泵基础与管道支撑,还将室外防雨不锈钢电箱固定在成排机器的一侧__上午也基本完成;朱工三人(今天又上了一人,共六人)接着做西侧水路。

至下午下班前,已完成了东侧水路电路,西侧水路。

西.jpg 

晚上加班完成的工作有:西侧电路敷设并与电箱连接,东侧电路与电箱连接(我是打着手机电筒辅助一位张姓师傅完成这些的),朱工带余下师傅去南侧找零昨天余下的水路,焊支架,铺设主机电缆......

当晚加班到十点。已完成100%的水路,90%以上的电路,东西侧两套系统具备通水通电调试的条件了。

是日微信记步:17643步。

我向朱工提出:明日即16日还要安排二人前来,将完成的所有水路的保温先做了(虽未通水检漏,但为了赶工期也只好如此了)。还有南侧余下的电路。

16日,做的都是表面工作了,如管道橡塑保温,水泵遮阳这些。

也不紧不慢地做到了下午五点,四个人:朱工二人和我这边二人。

总算歇了个早工。

而且,此次滁州的活也没南京那么赶了,终于实现了当初十二日夜我到场时给中建项目部的预测:到时间总归是我来催你们通水供电。

于是,才有了今日、17日我的忙里偷闲,“去!”“游山去!”“拜亭去!”

 

__从知道项目地在滁州那刻起,我心恋恋地便又成了个结,"滁州","琅琊山","醉翁亭"这些耳熟能详的名字一直在敲打、叩击着我的心扉,余波不了。

而这些植根在脑里的印记、情结有40多年了吧!

更有《醉翁亭记》中文忠公"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的亦喜亦悲的表达,再有"醉能同其乐,醒能述以文者"的舍我其谁的自信,还有"野芳发而幽香,佳木秀而繁阴,风霜高洁,水落而石出者"的借景抒怀的感发。

美啊。浪漫啊。

令我景仰,更令我神往!

如此,近在咫尺的“形神兼备”,岂有不去顶礼膜拜之道理!

犹记起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中时初读此文便已是觉朗朗上口,大快我心,更弄不明白、当年那位贬谪于此,其实年方四十却称"翁"的太守,且不胜酒力:"饮少辄醉,而年又最高",却怎生个"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又怎能将"山水之乐,得之心而寓之酒也"?

山水之间.jpg 

尘世太繁琐,也多负累,便是如今,一个俗人有时也想去寻得一处寄托和排解。

原来太守千年前便有所得。

 

行走在琅琊山水间,我的思绪很乱,刚刚经历的繁杂的工作恍惚间就穿插到脑海里穿插在身旁穿插到在手中,让我一抬腿一转身又忘了自己此身何处__这扑面而来的美景是如此真实地包裹住我的行色匆匆,让我丢掉了凡尘,让我的身形舒缓下来。

流连在这海拔不高的山峦中,我在其清幽秀美,钟灵毓秀,一步一景中陶醉。山中沟壑幽深,林木葱郁,花草渐放,间有鸟鸣,令我心旷神怡。

终于背手站立在紧靠峻峭的山壁,飞檐凌空挑出的醉翁亭前,我屏神静气地伫立了许久,听任山间的细风带去我的神游----

如今终于身临其境读此"欧文苏字"版《醉翁亭记》,仍令我酣畅淋漓,且有顿悟。

“翁去百余载,醉乡犹在;山行六七里,亭影不孤”,仔细默读挂在亭柱上这副对联,又徐徐穿逡在以醉翁亭为主、布局紧凑的园林群落中,每座别致古朴的庭院内有都能让你细细把玩品鉴......

意在亭.jpg 

  而亭西这颗据称是欧公亲手栽的“欧梅”,见其虽树干枯槁,却难掩其历千不死之生命力。今又逢春,万枝吐绿,意气风发,更待其万梅竞放,熠熠生辉!

......

下午五时,跨过醉翁亭前的“让泉”,开始下山。行间,又留恋地见转身,见掩映在亭亭如盖的琅琊榆和高耸入云的醉翁榆中,两檐飞展的醉翁亭依旧静静地伫立在绿山秀水间:亭古人新,你读的见的仅是你的醉翁亭

所以,亭是人非,而人依旧为之迷醉!

书签.jpg 

“凡尘里,流走世事浮华;

山水间,照见人生通透

----谨以此句为自己这篇不伦不类的杂记结尾吧。

----二0二二年四月十七日下午游走于琅琊山中腹记,是夜于酒店卧间记于手机备忘录

 

“凡尘里”补记:十八十九这二日,我们还是每日工地打卡两三次,补漏缺,主要催促中建方水电到位。十八日基本三处电已到位,调试了两处系统电控;十九日上午三处陆续通水检漏试机。至下午两点多,西侧系统水温已达设定温度停机,南侧三四点也已停机进入待机状态,东侧也大概如此。

就是,三套系统都达到我交给客户的状态:只需将变频供水泵组的阀门打开即可进入供水模式。

还是补充一句:你没法埋怨一群不完全是同行师傅做的水路有多合格,三套系统水路有七八十来处都有微漏,还好都是些球阀、法兰或生料带缠少的原因,都还好解决。就是南侧系统有一处是循环泵转接口也是生料带缠少了,有点渗水,也就是一分钟几滴吧。但你不能交给客户一个哪怕有一点渗水的系统吧:客户大多是外行,但他对漏水这个是非还是火眼金睛的。这个因为生料带缠少了的接口又被完全拧到位,而已注满水的水箱与主机之间间距已成定数,漏水管件又是与水泵法兰相连的......弄了两个多小时,躬着腰,弯着背,下午三四点太阳还是不弱的----我都快要虚脱了。

下晚六点多,我请来中建安排交接的徐工到了东侧,将我对原设计改造升级并完成的三套开式热水系统的运行原理向其作了解释:我力求我的系统就是个“傻瓜“式系统,只要你水电正常,我努力打造的省心省电、易操作易管理的系统就会实现“你的理想,我的追求”。

七点多开始返程,导航显示21:30能到达常州。但实际抵达时间22:30左右

----目前的形势,这个时程算是很快的了!

最近,每每看着高速出口那动辄排了几公里可能更长的车流、主要是货车,我的心情都很复杂。

----2022.04.20下午常州办公室“居家隔离”中整理


在线咨询
微信咨询
  • 扫码一对一沟通

联系电话
4000912928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