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日回放----大正驰建南京青奥体育公园方舱医院热水项目始末

发布日期:2022-12-07  浏览次数: 451

题外:这肯定是一篇流水账式记录文字,没有起伏跌宕,只是平铺直叙。我计划2000-3000字能叙述完。

4日午后一时多,春日正好,我和家人还有大妹一行五人正在三江公园游园。一个认识有十数年的做空调的兄弟来电称:南京又有个特别急的方舱医院项目在建,需配套700个床位的生活热水设备,分三套,每套配有10-20只花洒和台盆----要我“立刻”“马上”出方案给报价(这个兄弟今年给我的项目将近有300万了,不包括这个)----“这个还要出什么方案,同类的项目老张不做不做一年也要做个十个二十个。听好了:每套系统配置三台10P热泵并两只10吨热水箱,两只水箱分级加热。每套系统每日能满足200-300人次热水需求”。我“立刻”“马上”给出我的方案。那边需方(该方舱医院承建方相关负责人)在第一时间也同意了我的这个方案,我也在第一时间又给出了一个供价----站在生意人的角度,过后我稍仔细核算了下项目实施所需要的成本,我这个价格实在是有点低----我当时只在手机上核了几个主要配套设备的采购成本并罗列出来,加了也就10%的毛利,便当即报给了这位兄弟。于是,得到的回复是:成交!----但这之后的实地操作中,许多成本我还是大大地没预料到,尤其因疫情而影响的物流成本翻了两三倍。所以,老张实在不是个生意人。但,却能做成实事。后面,我的叙述,就是表达此“实事”之力。青奥.jpg 

4日下午四点前,我放弃了难得的与家人的陪伴,从公园回到办公室,编辑好了合同,确认后,签字盖章扫描传送给需方。好了,我一直在提出并强调我方全力履约的唯一要求,设备款要依约定按时到位。眼下,这第一笔预付款更是要于当日签约后到账----惟如此,我才有信心保证主设备即机组及水箱能在一日内抓紧安排到位----签约前,我都给相关供应商电话提要求并得到了准确答复----对的,是一日、就是5号到位!其它配件,象水泵、阀门、电控我仓库内都有一定存量,我且计划在5日内将补水、回水、供水泵组、控制柜在仓库里预制好,6日随队伍到达现场(这个队伍的“到位”我是低估了目前严峻的防疫形势和管控措施),争取最短最快时间完成三套设备的安装和调试,并交付使用(这个“最短最快”时间我也没能预料到,这个预料却是低估了我自己与协助队伍身上的无限潜能:能在三日内----实际上持续用于安装的时间也就是24个小时以内----完成全套系统的安装与调试。而平常,这个工期怎么的也得7-15天吧!)

好了,网上签约前后,我即完成了9台热泵机组、6只保温水箱的采购计划事宜。五点整,兄弟将首付款的截图发给我,我也以为双方的诚信、高效将要创造出一个完美案例的开场。但其后,令我关注的首付款一直没到位,我从关心、关注到急切,直至烦躁----可以不赚或少赚,但不能犯上赔本或垫钱的风险。让老张历历在目的我前六年的几项经营记录,最惨痛的莫过于货款被拖欠、抵赖。即便是打了几场官司,其结局依然是“赢了官司赔了钱”----目前,还有大几十万的货款在“强制欠款人执行”中,但至今仍没看到能追回货款的希望。所以,我因此对法律的严正保持困惑和怀疑。也缘于此类教训,我现在的经营思路,挑活做:可以少挣点,但付款差、垫钱的活,利润再大,我也弃之如敝履----此是“旁白”。

----所以,因为这个首付款,我与兄弟的通话可能是后续项目落地的整个过程中最多最密的一断。我甚至准备放弃、并叫停项目的推进----假如在4号晚上十点前仍未收到款项的话。

4号夜8点前,40%款项终于姗姗迟来。

而余下的所有工件,还得靠我自己亲历亲为了。我原可调动的队伍都还在外地施工,目前的形势,是肯定指望不上他们了。

----4号晚上10点,我躺在床上,用手机备忘录将该项目所需管材管件等所有辅件都列了清单;

----5日上午8点,我先是上公司将辅材清单打印出来,8:30去仓库核对了库存,确定了待采购的具体数量;9点,我请的援助队伍小陈二人来到仓库,我交待了今天他们的工作:预制三套补水装置、三套回水装置、三套一用一备变频供水增压泵组、三套负荷约40kw控制电柜,并将明天计划去南京安装的需要三五人的任务也告知他了;

----5日上午9:30点到11:30,我在休市的江南机电城叫来了几家供应商,让他们加急将我短缺的电气开关、管件阀门等配到位,我带回仓库交付使用(先后跑了两趟机电城);

----5日上午10点,热泵机组从温州乐清发专车,得到的回复是七八个小时能够抵达现场;水箱4日下午5点已开始加班加点生产,计划5日下午5点发专车。这两个大件,应该能够实现我给需方5日晚10点前设备到位的承诺、即合同成交到设备到位一日左右的承诺(这个是我创业以来的记录,平常最少也得7天左右);

----5日下午15:48分,依需方要求回办公室做好了“南京青奥体育公园方舱医院空气能热水设备平面布置图”,并说明了水电端口、设备基础硬化配套标准,发送给需方,交代好了:在设备进场前,需方必须完成这些由需方完善的设备安装前的准备工作!并承诺6日施工队伍将尽快到位;

----5日下午4点,去仓库附近的中央公园核酸检测点做了份核酸检测。此时,通过对目前跨地区出行的防疫政策的解读,并与需方的沟通结果,我决定只身一人前往南京:倘若从常州带队伍前往,那么队伍回常将要被执行“3+10”天的居家隔离。这是不现实的;当夜,我依需方要求,下载了我的南京APP,并在该APP的“宁畅运”上预约成功我明天前往南京的人车信息;

----5日下午5点,三套系统配套的补水、回水、变频供水泵组组装完成;

----5日晚10:43(我查看了微信转账支付两大件的货车费用记录),水箱及机组都安全到位并卸车;

----6日上午7:30,去办公室准备好了合同履约附件:设备到场签收单以及设备竣工验收单等文件;

----6日上午10点,完成了三套控制电柜的组装,并将除机组、水箱外的所有其它其它配件,包括水泵、补水及回水电磁阀装置、电箱、电缆、阀门、管件等辅材统统装车;

----6日上午10:15出发,11:30抵达沪宁线南京出口。原计划12:00多能到达项目现场南京青奥体育公园,但因为疫情管控,耽搁了50多分钟,实际到达时间大约在12:30左右。

这是这个项目履约并落地的第一天。且已过了12个小时。后续的精彩和无奈我可能无法完整描述殆尽。

----虽然水箱及机组已到场14个小时之多,我于6日上午10点还特别安排的另一热泵品牌的售后何工先我到达现场,和需方对接三套设备就位的技术要求,包括安排水电端口就位数据(依我昨天提供的平面布置图),但9台热泵、6只水箱还静静地躺在昨晚的卸货位置!

我于是风风火火地开始与需方相关负责人和项目对接人交涉,要求并督促对方尽快安排叉车、吊车将水箱及机组就位,需方听从并也行动了,但整个工地现场只有一辆叉车作业,根本忙不过来:譬如一个安装面3台机组2只水箱,他只运来两只水箱,而那3台机组可能又要你三番五次去找项目对接人跟进、督促这件事。有时,一次跟进和作业也只是叉来了一台机组,剩下的两台你还得重复以上的繁琐。

下午两到三点,中建八局三公司(此方舱医院的承建方)协调外调的5名说是水电工人师傅到位----后来的共事中才了解到这5们位很敬业的师傅其实是中建的合作单位,他们根本没做个PP-R管热熔这个活计,他们是做智能化的。

我一直在现场调整究竟是使用叉车或吊车哪一种适合的方式来平移大件货物的就位方案,并安排这5位师傅中的几位听我的指挥为叉车或吊车疏通行驶的通道,因为现场到处都是方舱医院的其他配套单位在作业,看上去很乱----工期紧,我目前得到的指令是7号所有工种必须完工,8号交付并撤场。承揽这个活时,需方也是这么跟我说,我当时没理会----7号完工?!说说罢了。吹牛谁不会?

直至6日下午6时,有两套系统主设备才勉强就位,而这期间,我们是可以开始先行安装其中一套设备的,但,没有。

----我们一行8人,我这边3人包括何工及他的伙伴,基本是闲暇的。对的,闲的。在这个热火朝天的现场。

不是成心偷懒,是因为热水系统的管材管件没到位。

这个事情得插一句:本来管材管件我是计划自行采购的,但一来从常州发不过去(疫情原因,无车能保证异地准时配送);二来沟通此事时,需方回应:现场要人配人,要材料现场就地取材、什么都有。那好吧。就指望用个现成的,也省心,还省了点我的成本。但,实际没有。所以,中建在第一时间(大概下午两三点)将我原来做的清单中管材管件部分,在他的供应链中呈报了采购需求。但这个供应商太他x扯了,直至晚上19:00才送达!所以,就为系统的其中一部分管材管件的配送花掉了起码4-5个小时。现在回想,这几个小时其实是很珍贵的,是可以让我提前半天完工的几个小时。

所以说,开始安装其实是在6号晚上七八点才进行的。

体育公园三号门右侧那套系统(暂名为1#)做得要快点,我安排何工现场盯着,原本没指望他和他的伙伴动手。现场配套有2名中建外调的师傅。

我让何工伙伴盯三号门对面那套系统(暂名为2#)。我两个场地来回跑。现场配套有3名中建外调的师傅。(二号门附近的那套系统----暂名为3#是在7号下午才动工的。此为后话)

5名外调的师傅上手慢,也没带工具。我带的工具是能够满足一套系统的安装。幸好,何工车上也配备了一些专业工具,所以,同时进行两套系统的安装是勉强能够的。

包括连接现场临时用电这些活,我在2#系统都是自己动手的。其实,从4号开始计时,从常州到南京,我这个“张总”已完全并完美变身“张工”了。

----甚至缠绕生料带这种看视简单的活计,我都现场纠正并示范他们:要左手取管件,右手持生料带,并顺时针带紧、对齐丝口缠绕;而水泵、闸阀是要依水流方向安装的;至于水泵、管道、桥架的敷设,是不能直接落在地面上的,应就地取材,采用工地上的镀锌角钢、方管这些边角料焊接成基础与支架,再将设备安装在基础、支架上的;而热泵机组应与两水箱保持1米左右平行间距,3台机组摆放的位置要成直线,机组的四脚要垫放减震垫的;强电的接零接地也是要完善的,包括零线的截面也要足够的.....这些基本安装规范还是要的。虽然我听说,整个方舱医院包括所有配套设施其实可能只使用月余时间,但我还是执行我的必须的技术要求。

2#系统推进的要慢些,一是缺工具,二是何工的伙伴也是个新手,也不专业。还有,这5名外调来的做智能化的师傅是依自己的动手能力、自己的上手节奏来做活的,很认真,很讲究----我当面给他们的赞誉是,第一次做这个活,我给你们打90分!也因此,他们的一丝不苟,活做得慢。

1#.jpg 

到夜里11点时,我觉得我可以放心现场的技术了。而且,依目前推进的能力,今晚(6日)能完成或基本完成两套系统的水路安装,我觉得就很有效率了:需方是要求今晚要完成这两套系统水路和电路安装,7号要完成三套系统的交付,我认为不可能。但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罢!关键,属于需方安排的水电端口铺设根本没看到动静----我有点困了,我和何工说了,我平时也就九十点就要上床睡觉,很规律的----毕竟老张也是五十多的“中老年人“了----有时候,你得装点怂不是。这两天,这个事弄得我也没睡好。他说可以,让我去车上眯会。

我还有没有修炼能在车上打盹的功力,其实也没睡着,就这么半梦半醒间。11:30左右,与车外喧嚣的工地现场,在这个相对密闭、安静的车里,电话的铃声还是惊着了我。是那个兄弟给我来电,称我安排的何工及他的伙伴只动嘴不动手,只杵在那,就那5位外调的外行的师傅在忙乎,“不应该这样呀。工期这么赶,都在抢,早干完不早完事嘛----说你也跑车上眯去了”......

无可奈何,我完全醒了,先是到了1#现场。这边管路还没做完,但电路一点也没动工。我只好向何工要求道:依目前进度,今天不能将1#2#这两个系统水电路都做完,我们是不能保证明天7号完成交付的。所以,我们得在今晚尽快将电路做好!所以,辛苦何工你了!

光说不行,此后的两三个小时,直到7号零晨三时,我和何工一起做起了电路。

5名外调的师傅在6号午夜一点左右完成的水路工程量是:1#系统完成80%,2#完成了70%。因为考虑通晓作业,明天来上班的精力肯定跟不上,中建方就让师傅们回去休息了。

辛苦了,师傅们!

我有多久没体会到不可抑制的疲倦、腿象灌铅、身体僵硬、哈欠连天这些感觉了。但你得撑着,而且你还得努力地有节奏地动手动脚,否则,疲劳会马上裹住你。

7号零晨二点多,我和何工将1#电路都做完了(控制柜总开关下端口部分、包括系统内所有强弱电路,且都是依照我的要求敷设在桥架里的)。我建议他们二人就不要回南京的住所,在现场勉强凑合一晚上。何工没听,说不洗澡没法睡觉。

讲究!

我也不是个能凑合的人,我这一身贴身的T恤是干了又湿,湿了又干。而且,我是只喝水,一整天,一泡尿也没撒。甚至,7号、8号这后两天,基本也是这样:一共也没撒过几泡尿。

等到何工回去后,我又愁起这后半夜几个小时怎么安身,至于洗澡我竟然第一次没感觉到有多重要----在此时,在此境,洗澡肯定是个奢侈品了。幸好,这边的兄弟终于给我在体育馆找到了个栖身之所:一间有三百平的会议室后台的一个舞台上,是给现场值夜班的中建工作人员临时休息用的,有褥子有被子,还是新的。

我就这么和身趟下了,记忆里不刷牙、不洗脸、不洗澡就能躺下睡觉,应该是第一遭。

应该睡了有三四个小时,不是很踏实。其间有几位中建的朋友也陆续进来躺在其它的铺位。忽睡忽醒间,有开灯的刺目,有打呼噜的惊扰,有睡梦中也撵不走的烦恼......

7日7:20,我努力盯开眼。我找到了昨天的微信记步:25523步。

不充足的睡眠也是有效的。我问了一个朋友哪里有厕所,他还奇怪地望了我一眼,回到,那,那,不都是?

简单洗漱完了,我上1#2#系统现场转了一圈,外调的师傅都还没来。我回到车上吃了点我动身前从办公室收拾的一些点心、几颗橙子:原准备是用在来回车程上的。其实来回的车上不是特别需要补充这些食物,但这些食物都很好地充当了我后两天的“早点”。我还记得老婆特地给我装了一行李箱的内外换洗衣裳,我自己更是揣了本我喜爱的作家梁晓生的《人世间》上册----前段常州疫情期间闲在家追剧,完了觉得不过赢,又买了这成套的《人世间》上中下三部。已品读了上部大半。此次想着,乘劳动间隙,补充点精神食粮,也算是人生一大快乐----呵呵。想得真美----包括一箱子的换洗衣服,也基本上一件没用。

人世间.jpg 

我不会叫外卖,昨天的晚餐是何工叫的。

快餐.jpg

八点一刻,我联系了已到场的昨天外调的师傅李队,并又现场和他们两班人对接了1#2#两个系统余下的管路作业节点,并排了今天工作计划:十点完成这两套系统的水路,再集中所有人马突击3#系统管路。

这边待进行,这边又有一个突发情况:昨天回去的何工因为也是5号从异地回宁,也是必须执行“3+11”的防疫政策。只是因为我这边的活紧急,才被我临时“㧓任务”来的。但现在的大数据,没有侥幸的可能。所以,一早,何工所在社区就将其户门安装了门禁(我8号晚回到办公室向所在社区报备后,也是享受了一样的待遇)----出不来了!

这不,怕什么来什么。完了。我直接拨打了这边项目的负责人刘总电话,恭敬但语气急切地向对方发了一通牢骚,还扬言我要撂挑子了----其实是要将目前我方负责提供设备且辅助安装的三套热泵系统完成面向他汇报了,强烈请求他配合我方今天余下的热水项目工作:他今天又给我安排了一位个高的仲姓帅小伙,让他全程支持、配合我。

一、 当下最紧要的任务,是安排叉车再辅助以吊车将3#系统水箱机组搬运到位!上午就要完成;

二、 余下的水路电路都要在我的指导下,由中建方安排人员敷设到位;

三、 三套系统的水电端口今天务必由贵方安排铺设到位,否则,热水项目没法继续推进!

感谢中建的大力支持!

其实,这次不是我和中建的第一次合作。早在2010年,我就给中建在镇江的一个大型商业广场的建设工地员工配套过空气能生活热水设备,其后在无锡、苏州等多个同类项目上也为之配套过。但体量也不是很大,都在10-20吨之间。

而这次较深度的合作,我更体会到这个世界百强企业的强大施工能量。对的,能量。

这之后的7、8号两天,中建给我安排的仲工做事很认真,很尽责,很给力。

7号上午十二点多,在小仲的紧盯、紧催下,3#系统的大设备终于就位了!真不容易。

2#.jpg

2#系统的电控线路,我抓住了一位昨日在5位师傅中看似不合群的年龄最小的小伙,就单独教他做电路,他也很认真,会做的做得都到位,最终,要整改的也没几件。7号中午,他已将2#系统电路做了大半----包括8号那天,3#系统的电路也是由他独立完成的。

感谢这位小兄弟!有机会来我公司,我还是会手把手交你本事。

中餐是小仲帮我领了份他们的工作餐,算是又免费蹭了餐饭。下次来常州,我一定请帅气的小仲吃大餐。

3#.jpg 

下午一点上班后,4位外调师傅都开始集中赶做3#系统的水路。期间,我合计了余下材料,和仲工上就近的一家家居建材市场补充了差缺的管材管件,保证了3#系统配套材料的供给。

 

现在要盯的就是水电端口的就位了。在小仲的协调下----他因此还建了个空气源热泵项目工作群,不时地将项目进程、待解决的问题向他的领导、同事汇报,协调并安排----1#系统的市政供水管道破损问题解决了,下晚五六点左右终于能供水了。且设备电缆也敷设至系统控制柜上端口; 

2#系统的水源应该就近取自一消防栓,但是水压很小,流量不大。7号下晚六七点,供电端口也已接通。

晚餐是一个胖师傅叫的外卖:黄焖鸡米饭----这份我平时很少吃的外卖快餐,我也吃掉大半。本来想添加这个胖小伙的微信,准备支付他们几个人这两天的一些伙食费用,但他说手机没电了,结果就没添加上----8号,我在通话记录里找到了这位还是亳州的、我安徽老乡的电话,再次添加其微信,但他没通过----如此,我又白吃了别人一顿饭。山水有相逢,下次遇到,肯定得我请!

从下午五六点,我和仲工一道将通电的1#2#系统电控都检测调试过了。调试2#时,夜幕早已降临,我和小仲两人是打开手机手机筒才完成的。这时间,3#系统的水电也已完成。师傅们一直在催促我过去检查一下。

我终于忙完了手头的活,过来3#。水路没问题,只是水泵、管路的支撑不专业。先这样了,明天我自己完善吧。

电路也只调了一件。小伙真棒!

最后,我叫回准备回程的5位师傅,请他们帮我将散落在3#作业面的剩下的材料还有工具整理下,并搬到我此行驾乘的全顺车上。他们毫无怨言,黙黙帮我收拾好了----这时间,已是7号夜间九十点钟了----他们还戏称:今天终于能下个早班了。

辛苦了,兄弟们!

现在三套系统有两套是满足了待运行状态了,另一套补水也在赶,电源应该也将在8号这天完成敷设。曙光在前!

小仲也在加班,我基本这一天都在一起。

至晚间十一时十三分,我的微信走步已是39402步!

但让我扫兴的是,其一,1#的补水很快,但下晚刚补水时,补水管道又被剪断,说要加水表计量!这事弄的,怎么就早不加晚不加,水刚通了,你来加什么水表!

其二,2#系统补水流量很小,依此速度,明天天明也难保证蓄满水箱。

我有点灰心了。但没有办法。等待,只有等待。

十点多,我向小仲提出,我得出去找个酒店休息,主要是洗澡,身子早馊了。

我在手机上就近找了家七天,但其实快车载了我有六七公里。在酒店服务台,小姐仔细地核验过我的健康码、48小时内的核酸报告,还有通信行程卡后,她诚恳地说:根据当地防疫政策,我是属于外省市来宁人员,须执行3天的“居家隔离”----就是得在酒店住好三天!好嘛,天老子!又是疫情,又是隔离----其实这篇长文的记录背景正是是万恶的疫情肆虐中!

无奈,我只得退了房,又约了网约车将我载回体育公园二号门口:乖乖地在这呆着吧!你的期望应该是早点完工回家,而不是念着贪图享受----我,我这也不算是享受吧。

又悄悄地回到那间会议室的舞台间,没告诉仍在忙碌的小仲----怕他又找我(他后来告诉当天他是夜里两点才回家休息的)。

我找到了早上洗漱的那间卫生间,刷牙,洗脸,再将外衣都脱了,用毛巾将身体、包括头发擦洗了一遍----很爽!不过,距离上次我记忆里的冷水浴该有十多年了吧。我自上世纪90年开始冬泳、冷水洗浴直到2010年前后终止。所以,此时此景又让我感怀了一番。

今夜,会议室里倒是一直很安静。直到第二天、8号早上七点二十我才醒来,我发现,舞台上四个铺位,只我一人安睡了一宿:也就六七个小时吧。可能是冷水浴的滋润吧。

今天8号了,到了决战时刻了。一定要在上午完成三套系统的调试,我今天得回去了!我起来后的一个坚守的概念。

我先转了三个点。

1#的水电都正常了,但水源电源都是关的。我打开了补水阀门,水流很急;

2#的水电昨天都到位了,但水源电源也都是关的。我打开的补水阀门,水流像老人的尿流,还时断时续;

3#昨天预留的的补水管路已由需方接通,打开补水阀门,水流也正常。

我联系了小仲,他也快到了。

我回到了全顺车上,吃了几块还剩余不少的点心,喝一两小瓶水----这箱6号下午何工随外卖一起叫的还剩一二十瓶纯净水也给了我这两充沛的体力,喝下去的也都随汗水排掉了,也说明我康健的新陈代谢功能。

和小仲碰了头,又是和他去昨天完成的3#系统作业面,让他督促需方加快完成电缆的铺设,如此便可以调试了。

这一天多,我和小仲电话交流不断,时而碰头,时而各行其事。结合本案的热泵系统,我也将这整套热泵系统的运行、管理操作流程,我设计的双水箱分级加热的特点和优点都向他作了通俗细致的说明,甚至我也向他传授了系统上电后,电压值的检测,三相相序的检查;机组循环泵排空气的操作及其运转与机组联动的逻辑支持;热泵机组启停的过程与状态,机组一些运行参数的设定与调整,变频供水泵压力值的设定包括其可能故障代码的意思和排除方法......

到了8日中午时分,三套系统水电都实现了待机状态,有的水温已上升到30多度了。我有了一定的成就感。

毕竟,自4号接到项目,从是日下午合约签署并履约,5日夜设备到场,6日上午人员就位,6日晚上七点开始正式安装,至今(8日中午)已历90余小时。三套9台10P热泵配套6只10吨共60吨热水已完成雏形,基本能实现供水需求了!

还是有几个状况在此后出现的:

其一、8号上午十点多,1#系统的初加热水箱放置传感器的盲管渗水,我现场判断出不是盲管的丝接渗水,而是盲管本身内口焊接时有砂眼。纠结了两三分钟,马上将其拆下来,用纱手套将水箱上的盲管丝口暂时堵住,又将盲管擦拭干净,复去车上副驾前的置物柜里找到了两只AB胶1:1混合好了,将盲管内口的不易见的小砂眼严严实实封了几毫米厚,在阳光下凉了有半小时,待胶干了硬了,我再将封胶的盲管那头就地打磨圆润,又重新在丝口上缠绕生料带,重旋进接口,好了!小仲见了我这一通神操作----牛!老师傅!!

其二、2#系统一用一备的两台变频供水泵组中的一台上电即报故障,向供应商通报结果是报的高压保护。这个我倒是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而供应商给我的方法也都是错误的。我有些恼了:埋怨供应商就是在捣糨糊,新设备怎么会出现这个那个的呢!终于又在甲方项目办公室直接蹭了份他们的大排快餐午饭后,在变频器厂家的指导下,找到了故障原因:压力传感器的两支红黒线接反了。但麻烦又来了,压此红黑弱电的是两颗很小的一字罗丝,我哪有这么小的一字罗丝刀?我转身在边上横七竖八落了一地的方管、角钢现场寻视了一下,哎,有块边长有三五厘米厚度一毫米的匾铁,我捡起来,再在脚下的水泥地上将这块匾铁的其中一只稍长的角依我的需求磨了几下:一只简易实用的一次性的2号一字起子做成了,将反了的红黑线对调好。好了,水泵正常运行了!

其三、在我计划返回,并在和中建相关负责人汇报全套系统都已正常运行,并申请回程时(大约十二点多),最后由小仲自行上电寻查并正常运行的3#系统----对的,是由小仲自己试机的。所以,我是项目做到哪,专业技术推广到哪,徒弟带到哪----小仲来电并发来视频,称3#系统初加热水箱回水口溢水。我和他电话中作了解释:此状态形成是缘于依要求、此三套系统都没接入热水循环回水管路,所以,这个水箱接口就空在哪。因为补水口位置与其持平,而此补水浮球阀没有调整到适合的满水水位,所以,尚请他去工地现场做消防通风的班组处找三只DN25的外丝堵头,将三个初加热水箱的回水口都堵掉----就是这么简单。当然,百密一疏。我也没配这个管件。

其四,是发生在我回常州的9号上午十一点左右,2#初加热水箱上部又发生了溢水。这次是溢流口。我接到小仲的视频报修后,也迅速给出了故障判断,是我公司定制的可调式浮球阀没调好,应将其连接浮球的阀杆与固定浮球的罗纹底座双卡罗丝依适合的水位调节好并拧紧。刚好何工应我请求代表我方去做交接,我让他去处理好了。

所以,没有完美的百分项目。我这个老师傅也是要不断求上进的。

    接上文,8号中午后,我已做返程的准备了。和兄弟对接并交流后续事宜,再向负责我这块的中建方面刘总汇报后,也表态、由前日现场援助我的厂方何工9日代表我方前来办理设备交接工作,得到他的理解与谅解,同意我下午启程,打道回府!

        急切地从6日进来的体育公园三号门出去,设置好导航:位置常州新北区泰山路办公室!出发!

如来宁时一样,返程的车流也不很大,一路畅通,导航显示,15:05就能抵达。

实际的行程:14:50左右到达薛家收费站。而经过漫长的约有两个小时的防疫检查,我出薛家站口时已是16:45!

理智的是,我于快达目的地前,便开始反复拨打我所在社区居委员会、前些时间我因为健康码变黄而添加的一位办事员电话,向其咨询我这种从外市回常人员所要执行的防疫政策,得到的答复是肯定的:必须居家隔离3天,且家人要一同执行。我没有犹豫,立马决定一人在办公室“居家隔离”。

苦啊!疫情之下,谁能独善其身。

6日我只身一人南京行,8日我仍是独自一人守在常州城。

在联系到了办公室这边的社会居住会李主任,并向她说明我这几日行程,依要求提供了健康码、行程码与6日在常州做的核酸检测证明这些材料后,我承诺,会依政策执行之后的“3+11”居家隔离政策。

8日这夜倒是心安了。只想着怎么休息、放松,没有这几日来的劳累了。在一楼卫生间仔细洗漱过后,换上我在南京根本没机会换上的睡衣----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干了。只做一件事:睡觉!

我开始是计划睡在同事老周二楼办公室的长条沙发上,沙发外侧用椅子围成一条----我自理能力很强的,生活中也不枉“老师傅”这一称号。但东侧窗外泰山路来往的车辆行驶挤进来的噪声实在让我无法忍受,我从沙发上爬起来复又躺下,如此折腾了一个小时,终是无法入睡。

怎么能浪费如此美好的“春宵时刻”呢?

最终是在二楼储蓄室找到了一张原是挂在墙上作字画装饰用的、细芦苇蓆铺在二楼公共办公区域的地上,盖上老婆送来的被子,安然睡了一晚:终于恢复了自己好的作息习惯,从夜里十点睡到次日也就是今天的早晨7点。

上午九点当地社区现场对我做了核酸采样,并递送了隔离须知及所需填写的表格等材料。我还是可以安心、自由地待在办公室了!

这点小儿科的行为对老张我实在是不痛不痒,想当年(2020年8、9月份)在新疆喀什,我可是在一间宾馆的无窗暗房度过了整整29天!也成就了我多于29篇的隔离日记出世:有其中不乏“佳作巨篇”!

何为“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

----阿Q?

所以,上午在完成了几个项目包括南京这个项目的成本核算,修改一个开式系统改为闭式系统方案及联系平时为我画CAD图的朋友作该系统的相应图纸修改。一上午过得很快。

下午十二点多,在门口取上老婆送来的饭菜,还让她执行了一个必须由两个小孩完成的任务:将全顺车上塞得满满的剩下来的材料搬运并分门类别类放置到仓库的货架上----他们得体验下他们老爸我的工作,虽然这仅仅是管窥蠡测。当然,不忘叮嘱他们穿深色的衣服,戴好口罩和帽子----有点脏。

一点多,我开始在键盘上指舞如飞,开始记录这五日来的行程。

好了,现在是9日我独居在办公室里的第一天的夜间10:08了。

这篇原计划二三千字的流水账、电脑的文档页面显示已过万字了。老师傅的书写能力也是够可以的了。

这五日行事,其实也是我近十五六年创业历程中的乏善可陈。只是,与如今的防疫抗疫搭上了,也是为自己做的事添了一笔精彩。正如当年创业时立下的“宏愿”:“服务社会,成就自我”。

思绪又回到了南京青奥体育公园方舱医院的建设现场:国家为了打赢这场疫情的阻隔战歼灭战,投入了多少人力物力!

“以人为本”。通过这次经历,我深刻体会到身处这个社会,这个国家的荣誉感,归属感----发自肺腑的感慨。

----2022.04.09/22:18常州办公室速记

 


在线咨询
微信咨询
  • 扫码一对一沟通

联系电话
4000912928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