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大正资讯 > 大正动态 >

做人当学李德宏

发布日期:2020-06-17 10:07   浏览次数:

----写在"家人"微信群内的"闲文"  
  我研究了下,在我们这个"家人"群里,已聚拢了两代人近40位:上至六十有三的道姐夫及大传姐,下至十几岁的侄男甥女。与我同辈的,如道姐夫、和民表兄,传久、来友(感谢他建了这个群)、月知,更有德宏、礼新等这些平辈兄弟姐妹,在群里就算是"至尊长辈"了。    
  今天,我闲来无事,想提一个"做人"的话题议议(也谈不上议)。当然,这个题目其实是很大的。我只是结合我亲身接触和耳濡目染的一个身边人,其真实的为人处世之道、从一些细节小事,说说他是如何"做人"这个事___
  那就是,"做人当学李德宏"。        
  在这里,晚辈们有称德宏为姑爷(爹)的、有称姨父(爹)的。无庸讳言,他该是我们这里最成功、最有钱的一位了。      
  如此提法,大家都要调侃我:这么个高尚的话题,你一上来便将他的身份冠上“钱”字,是否太俗。       
  是的,谈感情,提钱是有点俗。但论做人,做有孝心的人,有担当的人,有细心、有友情、有爱心的人,有钱却不是俗套,而是为人处世的根本所在了。

你说,现在你没钱能做什么?        

那是否,有钱了,就什么都能做?    

也是,也不是。    

我以为,有心,加上有钱,你的做人肯定是响当当的了。一个花钱小气、做人吝啬的有钱人,还能谈得上有什么为人之道?        
  所以,回到本题上,李德宏是个“用心做人、舍得花钱”的有心人。   
     
  “万事孝当先”。德宏是我见过的很孝顺、也是真孝顺的人。人。   

在我们这个大家庭里,说起孝道,我也尚存簿名:为人子,我也在父母遭遇劫难的余生里、在双亲病痛关头,竭力尽了些本份孝敬(可能也只是尽了些力,而彼时的能力却不远远不足。这也是我常说的,有孝心,还得有实力。有实力、有财力支撑的孝顺才可能更有力。)。
  但我常说,孝要长久,孝要尽早,孝要用在双亲在世的陪伴。这些,我见和民、德宏、礼新等兄弟,还有月英、爱莲等姐妹做得到位!是真孝!是大孝!!

在这上面(新疆),我亲历德宏每日、或三两日便习惯性给家中老母(父)打去电话(从来都是他拨过去),煲起"电话粥":嘘寒问暖,软言细语,不厌其烦,"连哄带骗"(千万别以为这是贬义)。        
  四月的一天,得知老母亲身体又不舒服----
(插一句。说句不敬的大实话:他家中老母的胃病,若不是德宏的有心,再加德宏的有钱,老人恐不健在了。大家心知肚明:老人几年前在德宏为她看小病过程中检查出了胃上的凶险,上安医、住乌市,找关系,花大钱。。。现在可是"无胃"之人!老人这都平安康泰地过了三四年了!祝福老人家健康长寿!!也不枉德宏夫妇的一片孝心。)。
____德宏便耐心劝她、哄她吃什么,怎么吃。怎么宽心,怎么消气。。。    
  “老儿如小孩”。我在旁听着,。。。真心佩服他的脾性好。   
----为了让老人尽快摆脱眼前身体不适,德宏在电话中就告诉老人:明天会安排某某医生上门来给她输某种营养液。还骗老人说,不用花钱,怎么怎么的(一个让老人信以为真的借口)。
----这边放下电话,又连线起刚刚提及的医生,向他交待上门询诊的事情,还不忘叮嘱费用待他回家时亲自去结算、自不必在老人提钱半字。。。        
  还有,在与老母亲通话过程中,德宏又告知老人,当初手术后服用过的虫草含片,老人不是感觉挺有效果的吗,他会马上从乌鲁木齐发快递,再寄一批。批!  

说实在的,宽慰老人更有用的,肯定不是什么营养液,什么虫草,而是做儿女的这份细致,这份周到,这份挂念。这才是他们生活的依赖与盼头!

 

用在孝道上,德宏与家中二老的陪伴,则是比我们这些离老家更近(最多也就几百公里,人家可是大几千公里)的儿女也不少做。每年春节,我们可能要忙到腊月二十好几、甚至大年的那日才回来。但人家,大都腊月初,便携妻带女,早早赶回家了。那平日呢,家中老人一有"风吹草动",两口子便双双飞回来。单说今年离正月才过去五六个月,人家已来回飞了三四次了(这仅是我知道的)。

    

大家都知道,我今年将常州十几年的生意安顿好,也上新疆"投奔"他来了。如此,话又说回来了,我今天以"做人"话题,还特别以李德宏的“为人处世”论,是否有"溜须拍马"之嫌?   

大家该知道我的性格,年岁虽已过半百,俗称知天命了,但我素有"犟"、"直"这些臭名声在外,有话、当言不当言的,我想说的,凭你是谁,我照说不误,从不憋在心里。   

再者,我上来"再创业",也是要凭勇气、论本事的。所以,我犯不着去刻意奉承谁,说谁的好话。所以,说话,单凭真话实话,无愧于心。    

当然,李德宏又不是个完人,也是凡人一个,肯定也有错处。好比,在我眼里,某些时候他就是有些“话唠”,或者说,喜欢卖弄他的话语技艺这些(我说的这点,其实也算不上是什么错处。这本身也是他在各种场合的应变能力、主场能力的表现),而我可能动笔尚能稍胜其一畴,而与人交流,你能天天象背书?而德宏就能驾轻就熟,话语能力太强大了。我实在不能比,有些嫉妒了吧。

还有,人一生,谁没有那么一两件说不清道不明的事?这些,又不是我所能说三道四的了。既然扯到自己,那下面的有关德宏如何做人的话题,也是与我有关的,我更是感同身受的了。   

这四月十二日,此次北上的第一站。次日零晨快一点到达乌鲁木齐地窝堡机场,德宏及和兰夫妇自是亲迎机场____

(这个迎来送往的举动也成了此后数月中的常态了。接我,接我家人,接我朋友;送我,送我家人,送我朋友。。。有时,单送我家人,还分几日多次!接时,大都在繁星满天时;送客,也常见晨月高挂中。大家知道,乌鲁木齐和我们内地时差近两个多小时。接机,近半夜,他们要休息了。而送客,有时才六、七点,他们还没睡几个小时。所以,看似平常,细究起来,还是让人心里热乎乎的。)

____这只在酒店休息了一晚,(此后,我、我的家人和朋友也成了这家四星级酒店的常客了。尽管住就是,都是记李德宏的账。)

----第二日刚醒来没多久,让我颇有意外的饭局就来了、是他的好友周兄作东的,还早就知道我要上来。而且,德宏还提醒我,晚上谁谁也知道我来了,也在哪家酒店安排了。。。    

此后数日(夸张点说,要不是我上来是想做点事的,没有这些时间和精力去赶这些个筵席场子。我可能十天半月就陷在酒桌上出不来了。而且,每次做东的姚总、周总、洪总等等都是不重样的!),我就象"傀儡"一样随德宏出入这边亲朋好友设宴款待的饭局。于是,我这个不善应酬、不好饮酒的大男人,真是深陷进这个"温柔的陷阱",而无法自拔!

____正所谓身在他乡,客随主便。你不能不给德宏面子,不给德宏朋友们的面子吧!____话又说回来了:在这上面,除了德宏一家、亚平及胜才弟兄一家,我又认识谁?谁又犯得上要给能我什么面子!再说,这所有的招待,所给的体面,还不是说明,人德宏的为人处世的之积累:别人敬他、借招待我来回敬他!    

我才知道,有时候被人当回事也还是种负累。我真是很努力、拼了力地去适应这大新疆上的风土人情。我真心觉得,这上面,天地宽,人心大,胸怀大。所以,我常被这人情所负累,常常一场酒席,便喝了往年在内地一年的酒。也常常闹了几场笑话:醉了两次。

----我可是自谕自己“不为三斗米折腰”、“讲原则”的人,在生意场上也不愿为了成单而去陪客户喝酒。但有些时候,尤其象春节与亲友长辈欢聚、陪老丈人这些场合,酒杯还是要举起来的。但在这上面,这么多德宏的亲朋给面子,既给了我,也更是敬人德宏。我有什么可自居的呢!

如此,老家不是有句土话,“花花轿子人抬人”。说的就是,人要相互抬爱,彼此付出。当然,目前,我还没有更多“抬人”的时机,大都“被抬”。  

这上面还有个人也象德宏这种讲究友情、乡情,慷慨大方的人。那就是我本村的弟兄,亚平。他和他的爱人蔡小波,讲情讲义,细致真诚,也真是没得说的。包括,人亚平为胜才家孩子上学的事,尽心尽力,还任劳任怨!。。。这又是另一个值得书写的人和事了。

所以,我说,我上来要是做不出点成就来,都对不起上面这些兄弟姐妹,乡里乡亲!接上)上面说的这件是因为德宏为人积累,“连累”我所受的一场场款待。从侧面可以看出,德宏的为人、影响力还真不是“一般两般”的了。那他自己又是通过怎样的看似平常付出、既给我撑场面、或者说给我长脸面,又反应他的细心、周到、友爱、大方的呢?

七月底八月初,我家人和朋友前后乘机来疆,准备来场盛名在外的大新疆自驾。单说接机的一些细节,德宏和兰夫妇还精心准备了鲜花欢迎花玲母女三人,我都被感动着;而接我朋友时,本是零晨两三点了,飞机又晚点,朋友还要取行李。我俩在出口处足足等了两个多小时。我是真困得不行了。

 

----这接上人了还不当事,得安排住的、吃的,玩的吧,

(说起这住的,要我说,我这都来上面几个月了,找个酒店也不是个事,我也不差那个钱。但人家坚决不让:退了。非得住人家安排的。不是说他安排的酒店更好,而是他认为就不该让我费心费力这些事:他是地主!在我们自驾返程回乌鲁木齐当时下午,德宏也刚从哈密办事完回来,也是一路鞍马劳顿。但还是计算好了我们的行程,将住的酒店、宴请的酒席都安排得妥妥帖帖的。还有,又让我们退了在网上定好的酒店。)

----还真就是,花玲母女来的第二日,李总德宏便全程驾车陪同我们一家四口逛了乌市达坂城盐湖、吐鲁番葡萄沟、坎儿井等风景区。贴车贴钱,还贴人,还兼职导游。我们享受的,可是领导级别的了:他平日接待领导也不过如此吧!

就说招待我朋友这件事,我觉得来时费心设宴招待已经给足了我面子。等独库公路走完回乌市当晚,他的好友周兄还那么盛情款待,聚拢一众亲朋好友欢聚一堂,为我们接风洗尘,也为我朋友一家及花玲母子饯行,真是让我愧不敢当!虽然俗话说的,“钱是九好,人是十好”。但一场酒席下来,都是好几千,这面子给的也太足、太大了。

 

再细说这次我们自驾游中的德宏为我们做的点滴:德宏将他也算是品牌低调的豪车途悦眼都不眨借给我用,(记得回来还车时,给他说哪剐了、哪磕了。他说都不让你说完。更不说,这一路近三千公里行程,车子早已蒙尘多厚也未及清洗,油箱差不多用空也也没来得及补充____他一直在催我们去酒店入席。而他,平时车身、车内都收拾得铮明瓦亮,一尘不染的。实在是让我心里过意不去),---更感人的是他一早将清洗干净的车子送到酒店门口,帮我们将行李搬上车,服服帖帖地码好。

最最让人动容的是这一路,每次翻翻后备箱、便见德宏给我们行程的装备:满满的后备箱!

----有三只甜蜜新鲜的伽师瓜(该有二十公斤吧!足够我们一行七人吃到行程大半);有整框约二十斤的好几种甜得叫你味蕾麻木的葡萄(说实在的,没吃完,还瞎了一些。鲜货。存不了几天);有两箱多品牌、容积不一(可方便驾车与乘车不同人群饮用)的纯净水;有两箱口味、牌子不同的纯奶、酸奶(好像有当地风味也有内地口味);还有几大食品袋七八十来样之多的零食(有小男孩爱吃的、也有大女生馋嘴的,也没忘记给我们驾驶者提神的红牛、充饥的火腿肠面包等);更有细心的备件:将他平时出车时携带的现代旅行用较大容积的保温水壶,灌满了肯定是早起在家里烧好的开水!当然,肯定没忘记塞上一听茶叶。是未开封的清明季太平猴魁。我在这边办公也饮这个茶,也是他给的。

还有让你不得不钦佩他的体贴入微之处:车上还备了把那种旅行用多功能折叠刀(有六七种用途的那种。给我们切瓜用的。因为这上面安检严格,普通的水果刀你还真不敢带上路。),还有近十条盛垃圾的袋子!

所谓"穷家富路"。这一路的放飞心情,但都有德宏的心情在伴飞。

有没有感动到你!我是见了一样感动一样,也和孩子们说一次:

----看你们老姑爷有多好,有多贴心,有多用心!(我是做不到,同是男人。)

---孩子们,你们长大了,有一件事最不能忘:做人要知道感恩!要知道回报!要知道主动给长辈父母报平安、报成长!当然,更要学习你老姑爷这样待人!!

(当然,此次北上游玩,大孩张墨野应该也深受老姑爷关爱。有一日,我们三人都出游新疆国际大巴扎了,她非得呆在酒店不愿动弹,我们也没管她。等中午了,德宏电话问起我们的行踪,知道野一人尚在酒店,便没听从我说的“不用管她”,执意去酒店接了她,到了乌市一家特色抓饭馆____当时也过中午,饭店大都打烊,吃了她此行中她嘴里“最好吃”的一餐美食。其实此次北上途中,我们尝到的美食又何止这顿抓饭,但有人比她父母还关心她,她也能感知到这种比美食更让人感动的关爱吧。)此行途中,或行程结束后,她也一直在念叨老姑爷的为人真好,真细心。在家里,对老姑、女儿也轻言细语的。反正,比我这个老爸有耐心。。。呵呵。我听了也只能“呵呵”两声了。但,却是真心服气她说的这些)。

 

本来计划记个两三千字的。这快五千也都要!但,我想说的关于德宏看似琐碎的为人处世之事还有很多。

而德宏待家里人亲,是用的真情。有些大家也知晓一些。譬如,这么多年,对家里二爹爹二奶奶等长辈(包括我父母健在时)的孝道、慷慨,亲戚来往中间的大度、大方,对侄辈成长的支持与帮衬,等等,不一而足。我们一帮弟兄都是比较本分老实,包括我本人,虽然一直也在为生计瞎折腾,但也只会做点实实在在的事情,养家糊口,很难有什么大的作为。又比如,胜才弟兄,跟随姐夫德宏在新疆谋生多年了,现在的生活终于稳定有盼头了。但无论生计发展、还是家庭打理、孩子求学等等,一直都得到德宏夫妇的鼎力相助。我就了解,从他一开始与这上面的亲戚合资开超市,到为德宏承包的在哈密的一段二级公路做工长,到不同时期各个工作工种的选择,无不得到德宏的支持,要钱出钱,要力出力。这两年也置业购房,算是居有定所,孩有学求。我所知的,胜才用于购买的数十万款项,都是德宏一次性包圆的。虽没说这款项就是馈赠,是让胜才出具的借条,但大家用心想一想,德宏有多大心思就惦记这五十万,规定让胜才什么时候还?!

他工作中的做派也很细致到位,面面俱到,让你感动,让你记忆深刻(我是自愧不如)。他的这种为人处世之道也因此赢得了人心,赢得了成功。都说,“没有随随便便成功”,真是有道理的。

五月底,我在新疆的合作单位与这边一个地级市政府执行“煤改电”政策机构“电化新疆办公室”官员一道下去做市场调研。我的身份是与政府合作的这边生产商高工、张工,是此次参与政府工作的平行单位接洽人。而德宏的身份,我向此行官方负责人、“电化办”杨主任介绍:我们这家生产商新疆地区“合作商老总”,随行陪同。但随着工作的推进,受益于德宏周到得体、细致入微的“服务工作”,杨主任眼里只剩下这个陪同的李总,而没有我这个主职的张工了:

---德宏也是免费驾着他的途悦来参与这个调研的。我们这个车自是同行的其他人员的座驾所不能比的,所以,当我们邀请这位杨主任上车时,他很乐意。而且,这之前,德宏示意我从副驾上退下来,让领导坐。事实上,领导也很受用给他的这个副座。

每天从酒店出门时,德宏都在房间灌满一大壶烧好的热水,随时给同行的领导添水换茶。对了,临行前,我给他说了此行所为,他即准备了两盒新茶,赠与这位领导。领导也笑纳了。还有,每天出车前,他都早起,提上一桶水,用毛巾醮上水将车身及内饰都擦拭一满。起码,在新疆这个灰土很重的环境下,我们每天的车辆第一眼看上去都是干净整洁、让人感官舒适的。

而在行驶的过程中,德宏娴熟的语言驾驭、话题转换、“荤素”搭配等能力真是收放自如,炉火纯青,令整过行程轻松愉悦,也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自不说他在每次酒桌上的发挥,那更是滴水不漏、严丝合缝,颇有大将风度。俗话又称,“大不怕,小不欺”。书面语,不亢不卑。而尊敬与友谊,也在这推杯换盏中日积月累。

所以,从此次可能对于德宏是再平凡不过的一次交际中,我懂得了他这么多年,一人打拼而建立的名利,自不是空穴来风,而是实打实拼争而来的。还是那句话,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你的付出,才得到的回报。你的为人处世之道,决定你的人生成就,还有人品的境界与高度。    

我也有回想自己自立闯生活这二十余年,有多少人在我生活旅途中帮过我一把,送过我一程。有同学,有兄妹,有熟人,有老乡,有同行,有偶遇,。。。我都当铭记于心,常怀感恩:他们都是我生命中的贵人!

所以,我得向德宏看齐!学他做人!!

(2018-08-26记于乌市办公室等人,28~29两日喀什等货闲暇中)

在线咨询
微信咨询
  • 扫码一对一沟通

联系电话
4000912928
返回顶部